博鳌  发表于 2014-1-22 12:15:41| 4423 次查看 | 5 条回复

关于美国高中之圣保罗学校(St. Paul's School)一个中国学生的所见所闻(转摘)

【分化】

   阶级二字对中国人来说再熟悉不过了,从政治课本到新闻联播,阶级二字不时或隐或现地出现在华夏大地的每个角落。美国有没有阶级?当然有,人家马克思说了,阶级永远存在,阶级斗争也永远存在。

  在SPS,也许用“阶级”这个词不是很恰当,不过,最起码“辈分”是存在的。何为辈分?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是一个十一年级的学生,你是一个九年级的学生,我的辈分就比你高。再举个简单的例子,我在踢球,这时一个十二年级的和一个十年级的学生同时让我把球传过去,我就得传给那个十二年级的。或许这时候有人觉得,SPS分化太严重,这不好!或许也有人觉得,这算个什么事儿,不就是个辈分嘛。两种意见我都听我的同学说过,但美国人想这个问题的角度,和这两种意见都不一样。

  我刚进学校的时候,年少无知,觉得美国人、多单纯,他们才不会像中国人那样凡事儿都想那么多呢!所以第一次见到我参观SPS时的Tour Guide,我就没什么顾忌地开起了玩笑。我当着他的面跟旁边人说,这哥们儿做完tour之后也不回我的email,估计因为我是个男的、他连我的邮件看都没看一眼。旁边人哈哈一笑。其实我觉得这种玩笑不涉及种族等敏感问题,也不会伤这位tour guide的自尊,反正依照中国人的标准,这个玩笑并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没想到,这事儿其实很大。因为理论上来说,我一个九年级新生,对一个十一年级的学长,这种玩笑是不能开的。当然,或许不是绝对不能开,只是现实中,的确过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开玩笑。我的行为,按美国孩子们说,叫chirp,亦就是Tiger chirps the Tour Guide. 翻译成中文,我理解,就是“黑”,Tiger黑了那个Tour Guide。其实黑人这件事儿,我们在中国学校里都干过,比如老师对全班说,谁上来做下这道题?然后有几个调皮的男生黑另一个男生,大喊他的名字,把他给弄到了讲台上做题。这事儿其实无伤大雅,但在SPS,这事儿就不好玩儿喽。

  其实事情既比我想得简单、又比我想得复杂。我的很多同学觉得Tiger就是随便开了一个玩笑,这又怎么了?没事儿。但也有同学跟我说,没有一个九年级的新生敢这么干,Tiger你违反了SPS的潜规则。不听这两种观点,单看事实:三个月下来,我确实树了不少敌人,而他们几乎都是高年级的。我的Tour Guide每次见到我都是随便点下头,或者直接忽视我。听起来情况已经够坏的了吧,也许这时候很多同学要会做出不申请SPS的决定了,原因便是“分化严重、高年级不友善、有种族歧视色彩……”。不过且慢。

  细细想想,在中国学校里,我是从来不和高年级的人说话的啊!扪心自问,你和高年级的同学亲还是和本年级的同学亲?你最好的朋友都是哪个年级的?事实是,你当然不可能指望一个十二年级学生天天和一个九年级的学生玩儿一块儿,人家和你自己都会不舒服的。“分化”,甚至都不能算“分化”,只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我想,这种现象全球都存在。

  问题这么一辩证地看,SPS便不那么招人反感了吧。


  这时候大家会问了,人们都喜欢和自己年级的人一起玩儿,我们理解,但是至于“树敌”,我们可不理解。

  咳,说实话,这事儿以前有一阵儿也很困扰我;走在学校里,碰上几个人,而且还都是不喜欢我的那帮人,挺尴尬,也很有挫折感。当时有朋友跟我说,Tiger现在有人说你很annoying,而且很多高年级学生都对你持负面评价,当时我也很为此苦恼。但后来发现,对于这问题,也要辩证地看。

  有人说Tiger很nice,就肯定有人说Tiger很annoying;有人喜欢Tiger,就肯定有人讨厌Tiger……即使在中国,也不是所有人都和我天天混在一起,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我,这很正常。美国寄宿高中都是intimate community,它一方面让所有人认识所有人、让传播信息的方式改变,但最不改变的,仍是人性——人们仍然会有自己亲近的好朋友,也仍然有看不惯的人……我上篇文章说,出名就会有代价,靠嘴出名更会有代价;我只不过用说话的方式,将我的Personality呈现给了所有人,很多人喜欢,我们也成了极好的朋友;但肯定也会有人不喜欢,甚至因为大量Personality的呈现,他们会对我有看法,所以,这无法避免。不得不说,我的心态在三个月里历练了很多,性子也被打磨了好多。


  其实细细一看,SPS有分化,而且有时我也抱疑问态度——为什么要对高年级的报以那么大尊敬?为什么就不能开玩笑?辈分有那么重要吗?但无论有多少不乐意,这毕竟是人家的规则,也是需要遵守的。我虽然以前曾“黑”过高年级学生,但现在已经谨慎了好多;我刚才讲的那条路,有些混不吝色彩,或许做法和想法并不是最好的,也只是一种我的活法罢了。


【种族歧视】

  说实话,我当初选择SPS,就是因为觉得在SPS种族歧视很少。种族歧视在哪里都是存在的,永远不可能消失。即使现在,我们年级也仍然有公认的种族歧视者。

  我和同宿舍的黑人小哥们儿聊天,他就说某某是明显的种族歧视者,不光歧视亚裔和非裔,还包括有犹太裔。我当时很震惊——犹太人也被歧视?!但是细想,对于一个种族歧视者来讲,这其实很寻常,一言以蔽之,就是除了美国白人,他谁都看不上。我们经常能看到很多被歧视的人站起来为自己说话、最终赢得歧视者的尊重等故事。不过,这种故事讲的不是故事,而是一种境界,一种很难达到的境界。对于这种境界,有当然好,没有的话,也没什么可惋惜的。有的人就那个德行,犯不着和他较劲。

  这时候就要说回那帮打冰球的hockey bro了。

  跟他们生活了五个月,确实没感到任何丝毫的种族歧视。这帮人其实挺地道的,打冰球的运动员嘛,可能会泡泡妞、学术不那么强,但最起码没那么多臭毛病。这时候又要说有些纽约来的孩子们了。从这帮人身上,可以看到很多美国精英的影子,但也可以从某些人身上嗅到种族歧视的气息。咳,纽约来的人嘛,小地方,没见过啥世面,可以理解。咱们中国是大国,原谅他们。

  但话说回来,如何和带有种族歧视的人打交道呢?有人说我们要韬光养晦、能忍则忍、对这帮人还要笑脸相应;也有人说,我们完全不用理他们。其实这两种思路都可以理解。我觉得在学校里,笑脸面对每一个当然最好,有人会说我二逼,还会有人说我nice呢!总的原则,当然是与人为善。但同时,当然要有原则地交朋友、有原则地做事。对于那些歧视我们的人,大可不必理会,展示强硬也没必要体现在不对人家微笑上面。中国人,最重要的是过去学本事,本事学到了、自己强大了,或许降服和感化人家谈不上,但最起码可以在适当情况下有力地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前面说分化,现在说种族歧视,说了些SPS和美国的负面。但必须要说的一点,便是我不得不承认,SPS在避免这两方面的负面效应上,都已经做得很棒了。不仅因为种族歧视者我一共也没见到几个,也因为在这里确实有很优秀的白人和我成为很好的朋友。这已经足够了,至于种族歧视,且由他们去吧。

  前两天一个在JV Basketball的哥们儿跟我说,和某著名寄宿高中比赛,他们队的美国球员对坐在板凳上的五个亚裔看都不看一眼,从亚裔身边走过的感觉可被形容为:踩着他们的脚走过去。我没在别的学校生活过,无法下定论说别的寄宿高中就一定比SPS更种族歧视,我只能很确定地说:SPS在种族歧视上几乎为0,已经做得相当棒了。或许大家并不那么信服我现在说的这句话,我慢慢写,大家就会明白了。

  SPS有些地方没有我想象的好,不仅在社交生活上,学术上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我慢慢会写到。但话说回来,一个学校不可能是完美的,很多SPS的问题都是小问题,或许在别的学校也会遇到、甚至会更严重。和两年前写实验中学的心态一样,我不后悔进入SPS,相反我很感谢SPS,我非常满足、并感谢我此时此刻拥有的一切。


给我所有的爱币,也不能抚平我受伤的心灵!
oyatn  评论于  2014-1-22 12:50:00
你好我好大家好.........
太过分了,大过年的,就抽中9爱币,强烈抗议!!!
万里无云  评论于  2014-1-31 08:40:19
就是看看!
一条红尾鱼  评论于  2018-4-10 13:20:05
Thanks♪(・ω・)ノ
阿宝加阿贝0102  评论于  2018-7-25 13:29:19
了解了,谢谢
joylin972  评论于  2018-8-21 09:24:23
受益匪浅,谢谢